????在这初夏出游时节,悟空寺游人规模大,香火旺盛。因此吃斋也很挤。

????已经形成了不小的规模和产业,一共十二个比较有感觉的大棚子修建为凉亭形式,供游人高价在这里吃斋饭。

????服务也还可以,一些唇红齿白的小光头游走其中给人上菜,吃完斋饭的,还会奉上香茗慢慢的品尝。

????只看服务姿态,言语,身形,哪是什么僧人,分明是有过茶楼酒楼里小厮简历的人,临时捉来剃个光头就开始干活。

????“晃荡个啥,那边贵人等着全席斋饭,眼睛瞎了,那是周家小姐来烧香。要是耽搁了老子……额不是,洒家不打断你狗腿。”

????斋饭堂主事前身乃是江阴城的一地痞,头大脖子粗,天生没有头发,人称光头刘。后达上了关系就穿上僧袍承包了这里的“食堂”,传言像是发了些财。

????上菜后,光头刘躲在一边亲眼看着周灵动筷,吃了一口后眉头舒展开,像是比较满意。

????光头刘这才抬手抹去光头上的汗珠,整理一下衣服走出来,到何执中周灵一桌做足礼节:“贵人驾凌鄙寺实感荣幸,凡有不周处,请直接叫贫僧晓得。保管处处妥当。”

????周灵点头笑道:“师傅有心了。”却想不起来,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家伙,这不像个僧人。

????护卫头子可不敢坏了小姐兴致,也和刘光头比较熟悉,便直接拉着光头刘离开,又凑近吩咐:“等会斋饭后记得上庐山云雾茶,要清茶,炭火要上号木炭,把你那些廉价的收起来。水也要注意,陈放超过三个时辰的水她一喝就知道,你要掐着时间让人去取水,还因地质的关系,悟空寺南边井的水不行,要北井的水。”

????“周爷放心,小的理会的。”光头刘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。

????周护卫又道:“还有,妈的让你的人上斋饭时把手上的猪油擦干净,小姐险些就发现了,你想死啊,猪油相比采油这么香,虽然好吃,但小姐是来吃斋饭的。”

????光头刘非常尴尬,急忙岔开道:“对了,现在谁喝云雾茶那玩意,卑职有更好的孝敬。”

????周护卫道:“说你是个扶不上墙的土包子你还不信,云雾茶的确一般,但因人而得名。当年虎头文和吴清璇于京城论茶道,所争论的地方唯独这庐山云雾该以什么心态喝,我也觉得他们那是贵人没事做而脑子有病,但自那之后我家小姐只喝云雾了。”

????“有钱人可真会玩。”光头刘道,“不是传言说周家和那张公子有仇吗?“

????“有仇归有仇。”周护卫一副你懂个锤子的神态,“但那东京城是流行前线,当今世界最繁华最会玩的地方,模仿那个地方的纨绔就是流行趋势,人家城里人想些什么你咋知道。”

????光头刘急忙表示受教。

????周护卫交代完都要走了,却又见那行土帽来这边了,便又塞给光头一些钱后,指指张子文一行人:“这些人外乡土包子非常讨厌,懂我意思吧?”

????“懂。”光头刘再次点头……

????明显空出了一个正桌却不让座,最终张子文一行人被驱赶到了比较小的边桌上坐着。等了许久也没人上菜。

????刘光世比较没耐心的捉住了一个小光头问:“所以菜呢?”

????“我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小光头甩开跑了。

????“小兔崽子你别让我抓到。自称我,看身形哪有和尚风范,蒙人啊。”刘光世难免骂骂咧咧。

????考虑到后世也大抵这德行,所以张子文也不在意,示意老流氓不要闹事。

????对这些刘光世是真会闹事的,驻防昆山以来,张子文接到过来自昆山对刘光世的几次投诉,有次甚至打架了,都是张子文用老脸顶过去的。

????因此,刘光世在海军内部多了绰号叫老流氓,就连李惠子和徐宁都是这么叫他的,当然了,当面还是叫小刘将军。

????等了一下不但没菜,连白开水都没有。问他们要水喝,那个管事的刘姓光头指指不远处的水井说“去喝嘛”。

????就此开始,刘光世闷闷不乐。

????最终张子文也渴了,便道:“好吧,自己去弄点茶水来,先解渴再说。”

????明显是对四九说的。刘光世却迫不及待的起身:“我去弄。”

????结果老流氓消失了一阵子后,伴随着一些叫骂声,他收获很丰富、如同耍杂技似的来了。

????原来,他去了厨房把准备上给别个桌子的斋菜和茶水给移花接木的撸走了。

????且没被当场抓到,那些小厮只在远处非常不像僧人的放狠话说“敢来这里撸菜,若抓到就先打断狗腿再交给县衙”云云。

????当下也不管那么多,一起开吃。相比海军那寒碜的伙食来说,这里的斋菜也算得可口。自古以来,刘光世徐宁四九等人尤其高兴在外面“公务吃饭”。

????稀里哗啦的开始抢,像是连猪吃声都出现了,于是招致了这里相对尊贵的香客们那异样的目光。

????突——

????刘光世忽然在张子文的碗里放了一块五花大肉。

????张子文不禁懵逼,这里毕竟是寺庙,赶紧用袖子遮掩着不让周围的人围观到。

????刘光世怀着阴笑的表情凑近低声道:“好叫相公知道,这不是我带来的,是发现他们把这上好的烤肉藏在厨房里,末将便顺手拿了一块。”

????张子文继续尴尬中,做贼似的看看周围左右,好在没怎么引起注意。

????四九舔舔嘴巴道:“我最喜欢五花肉啦……”

????说不完就被徐宁抬手捂着嘴巴,警告他不能说。

????好吧,张子文也不管那么多了,想了想后悄悄把肉撕成了四片,每人碗里放一片,也嘿嘿笑道:“到嘴的肉不吃是罪过,赶紧毁尸灭迹,要是被捉到可不关我的事,你们自己摆平。”

????徐宁嗤之以鼻,他是相对守规矩的人,也有点佛心,在这太宗皇帝题字的悟空寺里始终怀有一些虔诚,表示拒绝这块嘴边肉。

????“不吃拉倒,真是脑壳有问题。”

????刘光世果断抢走徐宁的肉一嘴就吃了。

????四九和张子文也快速吃了肉,又看看周围那些摇头晃脑的秀才和小姐们,暗暗觉得好笑。

????没等最终毁尸灭迹,最终光头刘还是搞明白了状况,最终带着一群小厮,持有护院武僧管用的棍子找来了。

????光头指着桌子上的剩菜道:“好啊,还真是你们偷东西,偷走了本该上给尊贵香客的几道菜!”

????徐宁则抬手捂着脸感觉有些丢人。

????刘光世强撑着,眼睛瞪的像个铜铃似的和光头对视。

????张子文有些尴尬,缓和道:“没那么严重,只因久等不来,我们会给钱,这不算偷。”

????“口胡!”

????光头刘不给面子的道:“俗话说的好,不问自取是为贼,这可是你们读书人总结的。你想买,还要我愿意卖不是?身为俗人,私自进入寺庙斋饭堂破坏规矩,经你们的手后,其他香客食用的斋饭就沾染了油腥和俗气,这可是大事。比偷菜还大的事,别说你是读书人却不知道?”

????“你……”

????张子文也不禁有些无语。

????左右看看,已经引起了很大关注,全都不信任的看着这边,有些则是不信任的看着自己碗里的斋菜。

????于是张子文皱着眉头压低声音:“废话收起来,你要多少钱才揭过这事?”

????光头原也想胡乱敲诈个一贯钱了事,却是又有所顾忌,回头看了一眼在远处食用斋饭的周灵桌子,又回头大义凛然的道:“贫僧拒绝贿赂,规矩就是规矩,你们破坏规矩,说不得要去县衙过堂。”

????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,“我不建议你这么做,相信我,去了县衙你的罪过一定比我大。”

????“你以为贫僧是吓大的?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。总之今个你们败坏我悟空寺斋饭名节,定不让你们有好果子吃,快走,去县衙说。是你自己走,还是贫僧动手把你绑了?”

????光头刘冷冷道。

????张子文顺着他的目光朝那边看看,有点明白了。

????迟疑少倾对他勾了勾指头:“凑过来,我和你说点东西。”

????光头刘却拒绝走近:“休想和贫僧苟且,规矩就是规矩,强买强卖和做贼,或破坏寺庙斋饭,这三条罪名你们怎么的也能落实一条。休想认亲、休想戚贿赂。”

????张子文道:“你想多了,我不是要贿赂你,其实我是要威胁你,并给你留点面子不让别人听到,你别不识好歹。”

????光头刘一听,声音更大的道:“做了亏心事你还那么有理?我告诉你,现在这时期你最好放明白点,宰相家的公子张子文,他老人家正在我江阴公干,他嫉恶如仇,不给谁面子,专门整治你这种人。不怕你狠,就怕你不够狠,比你狠的人这才人头落地,尸体被人挂在明处示众呢。他是皇帝钦封的保一方平安的海军大臣,这悟空寺乃我太宗皇帝题字之要地,你破坏这里的规矩他会放过你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原本都打算殴打这厮一顿了,不过就此刘光世又有些懵逼,和徐宁面面相视了起来。

????张子文也神色诡异,想不到这一晃眼,几次扬刀立威,连小张也成门神,拥有一定的名声了。

????少倾后,刘光世凑近张子文低声道:“算了,放过这孙子吧。你绰号义气文又敢作敢当,一定程度这些江湖人士还真会拜你。”

????张子文并不客气的道:“我还真受不起这类人膜拜,不过……这次就算了,考虑到如果把这家伙厨房私藏五花肉的事抖落出来,会彻底砸了饭碗,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这次我就不计较了。但你坏了我兴致,这顿斋饭钱我不给。”

????得意洋洋的光头刘一听“厨房五花肉”这几个字当即色变,左右看看之后,真有点怂的样子低声道:“额……得罪,不知几位乃是明白人,都是江湖一脉混口饭吃,谢几位大量。”

????“说的跟真的似的,谁跟你一脉?总之……反正这顿饭我就是不给钱。”张子文道,“不过鉴于我不讨厌猪肉,三天不用猪油抹嘴皮就不舒服,我这次不想说你。”

????光头刘觉得这家伙简直是个强盗,不过还是赔笑着低声道,“是是是,都是明白人,都心照不宣,这顿饭就当做我刘三请了。另外,不是我想赶走你们,不过赶紧走吧,迟了怕是要生事。”

????说着,光头刘当心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周灵那桌。

????废话……吃了霸王餐当然要赶紧撤退。

本书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44xiaoshuo.com/8/8941/

手机阅读地址:https://m.44xiaoshuo.com/8/8941/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